主页 > 游戏生命 >华商: 单一种族无法操控 控制物价政府有责 >

华商: 单一种族无法操控 控制物价政府有责

所属栏目:游戏生命 发布时间:2020-06-20

华商: 单一种族无法操控 控制物价政府有责

燃油价格下跌,货品价格也应随之下调的言论已成为人民谈论的课题,然而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“硬不降价,抵制华裔商家”的言论,引起华裔社群愤慨。

加深种族猜疑

华商说,贵为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的依斯迈沙比里不应发表种族性谈话,这会加深种族间的猜疑,他们甚至要求农长下台,避免破坏种族间的和谐,而在控制物价方向,联邦政府扮演责无旁贷的角色。

华商说,我国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,做生意绝非单一种族可操控,因为整个供应链不乏巫裔制造商和供应商,各族在生意方面也互相往来,以制造一个和谐的经商环境。

他们认为依斯迈沙比里的言论,可说伤了华族的心。

《》记者针对依斯迈沙比里的言论,抽样访问华商,他们说,百货腾涨有很多因素造成,包括电费、原料涨价、马币贬值、员工薪金调整和外劳最低薪金制等。

华商指出,运输只是占其中一部分,燃油降价,其他营运成本包括原料和电费没下降,物价不可能下调。

再者,油价调整只有短短一个月,商家也费解要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物价平衡。

有者也指下调物价应从小贩着手,而制造商和供应商只是把货物供应出去,目前情况是小贩调高食物和茶水价格后,就从不下调。

黄田志:讲话不用脑农长应向国人道歉

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认为,农长发言没经过大脑,贵为部长的他不应发表不负责任和具有种族性的谈话,他应向国人道歉。

“他发表这番话,说明他不了解经商的意义。”

他指出,控制物价政府扮演一定的角色,其实货物价格上涨有很多因素造成,而燃油只是其中一个因素,其中马币受挫也是导致货物上涨的原因,另外市场也受4月1日将实施的消费税所影响。

我来也(丘兄弟)肉干行执行董事●丘祖昆:开销增产品没起价

我们今年的营运开销比起去年已增加了10%,但出售的物品仍然维持原有价格,商家只能靠开拓市场,为产品加值来提升业绩。

油价降但物价却没降,主要是油价调整只有短短一个月,如何短时间内做到物价平衡?

同时消费税即将落实,员工也希望薪资调整约4%,以平衡生活开销,这些都是雇主要考量的范围。

我不否认有华商滥用消费税借口捞取盈利,但政府单位也有监督责任,确保消费者花的每一分钱都物有所值。

乌冷中小工业公会主席兼冷冻食品业者●陈芳心:电费起价牵连更大

食品冷冻业业者面对电费高涨问题,加上员工和外劳的薪金、执照费和广告费等问题致营运成本高。

运输费所占的比例不到10%,即使油价下跌,电费和薪金等开销没减少,公司的开销一样大,包括地方政府的营业执照费已调高60%。

我的厂每月电费开销整5万令吉,而电费近年不断上涨,起价后,牵连更大。

身为生产商和供应商,把产品供应给霸级市场时,每次都被征收20多万令吉的广告费,以在该市场的刊物刊登广告,这是一笔庞大的数额,政府应管制,因为这笔开销已转嫁给消费者。

希望政府检讨及召集厂商和业者讨论如何控制物价,物价高涨有很多因素造成,非油价下跌,物价就下跌这幺简单。

部长的言论太种族化,他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,也有巫裔商家做生意,他这样讲已变成种族化,连警察总长也要传召他。

汽车修理业者●温泰洲:降价应从小贩做起

燃油价格下跌,小贩应下调价格,非每次燃油价格调高后或逢华人农历新年期间就涨价,但涨价后却不曾下调价格。

举例一碗云吞面,小贩向供应商买云吞面,一碗云吞面,若价格是一令吉,加上叉烧和云吞等配料,一碗面卖4令吉50仙或5令吉以上,有的小贩依然讲没钱赚。

同样的,一杯咖啡,每次糖涨价,咖啡的价格也调高,一公斤糖起20仙,但一杯咖啡却起10仙,试想这种涨幅是否合理?因此要下调价格,先从小贩做起。

其实厂商或供应商只是供应货物,因此农长讲抵制华裔商家的言论太过分,他应下台,避免加深种族间的猜疑。

在我国,不少制造商和供应商皆是巫裔,而华裔也有和巫裔交易。

西药行业者●冯振豪:言论对华商欠公平

在商言商,做生意绝不是单一种族可操控,部长不应发表具种族色彩的言论,这对华裔商家有欠公平。

之前,每次油价上涨时,货物必涨,市场上的货物总是有涨无降,即使油价下降也一样。

西药行内售卖的货物,每年的涨幅介于5到10%,80%的药物和保健品涨价,是因原料起价和马币贬值,不少药物是从外国进口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